正在加载图片...

首页 > 名家轶事 > 正文

许鸿飞:把胖女人带回家
2014-07-23 11:52:23   来源:南方日报   点击:

当肥圆厚重的“胖女人”遇上轻盈纤薄的丝绸,会产生怎样的碰撞?是相得益彰还是大异其趣?近日,广州雕塑院院长许鸿飞在意大利米兰以一场艺术衍生品品牌发布会的形式,回答了这个问题。

  当肥圆厚重的“胖女人”遇上轻盈纤薄的丝绸,会产生怎样的碰撞?是相得益彰还是大异其趣?近日,广州雕塑院院长许鸿飞在意大利米兰以一场艺术衍生品品牌发布会的形式,回答了这个问题。
 
  今夏,一贯以特立独行著称的许鸿飞带着他20多个或憨、或媚、或嗔、或痴的“肥女人”系列雕塑,再次漂洋过海办展览,去到了英国伦敦,去到了意大利都灵,沿途收获着人们的惊叹和赞许;而当他们去到素有“世界时尚之都”之称的米兰时,许鸿飞捧出来的,则是他最新的系列作品:丝巾、墨镜、皮带、手表、香水。在这些以“鸿飞”命名的时尚配饰上,“肥女人”依然是不变的主题,却不再是硬邦邦的重型雕塑,转而以丝绸、翡翠、水晶等质料和形式来呈现。
 
  这场来自遥远东方、首个以中国艺术家个人名字来命名的艺术衍生品品牌发布会,一时间成为当地艺术评论家和相关媒体关注的焦点,也引发了业界对中国艺术衍生品发展状况的高度关注。
 
  “没有创意研发的衍生死不足惜”
 
  艺术衍生品,顾名思义就是由艺术作品衍生而来的艺术与商品的结合体,目前主要的做法是把艺术作品“嫁接”到纺织品、陶瓷、照明、墙饰、服装和首饰等各个商业领域。“这种‘嫁接’绝对不是简单的复制或移植,而是要以现代审美理念对原作最具代表性的审美元素进行提炼、再创造,所衍生出的‘增值’部分能否成功,关键就在于创意研发环节。”许鸿飞认为:没有创意研发的衍生,“死一百次也不足惜”。
 
  经过慎重考虑,许鸿飞选择了和意大利设计师保罗·维米利(Paolo Vermigli)合作,正是出于对意大利高品质的生产工艺和其根深蒂固的文化创意传统的信赖。Paolo Vermigli向记者介绍说,从重型雕塑衍生出时尚单品并非易事,要把艺术家最独特的风格和主题予以不同介质的完美呈现,他们在整体设计原则下,精心选择了优质的质材和制造商:墨镜镜架质材选用了钛和特殊的有机玻璃,委托威尼斯著名的眼镜制造商制造;手表上弦表冠选用了许鸿飞阳台上的圆形雕玉,在意大利设计,由瑞士厂家制造;丝巾的制造地选择在名闻遐迩的科莫湖,图案设计以花卉为主题的画和明艳的时尚色彩;香水瓶身则忠实地再现了丰腴而圆润的“肥女人”胴体,水晶香水瓶均由科尔瓦德尔萨历史悠久的玻璃厂制造生产。
 
  Paolo Vermigli强调,该系列时尚单品只迎合特定消费群,每一件均为限量产品。如丝巾每款仅推出100条,手表每只均有唯一编号。
 
  对于许鸿飞的大胆尝试,米兰布雷拉美术学院主席、知名艺术评论家Cristina Muccioli给予了充分的肯定:“‘肥女人’及其衍生品颠覆了以纤瘦为美的固定模式,圆润饱满的艺术形象与翡翠、丝绸的相遇出乎意料的和谐,令人惊艳。”Florence is You杂志社负责人Anna Baizani指出,艺术家不应局限于单一材料的创作,许鸿飞此次展出和发布的雕塑及其衍生品“即使乍一看没有远离通常意义上的东方艺术形式,但实际上实践着与西方现代文化的交融与结合,这是一种非常有益的尝试。”
 
  “艺术家本身也应该是生活家”
 
  在欧美发达国家,以艺术品授权为核心的文化衍生产品开发,已成为文化产业中的重要一环,许多博物馆、美术馆依托各自的馆藏资源,形成了颇具规模的创意产业。有数据显示,英国泰特美术馆商店年销售额达3亿—5亿元,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年销售额达5亿—7亿元,而在中国内地,艺术衍生品产值超过500万元的博物馆仅有北京故宫博物院和上海博物馆两家。
 
  业界普遍认为,国内艺术衍生品市场“前景广阔而障碍重重”:有2000亿元以上的市场空间,目前仅开发了其中的10%,面临着缺乏相应的知识产权体系和政府监管体制、营销渠道单一、生产交易链条未完全打通、产品开发水平低,文化创意和设计水平差、附加值评估水分高、缺乏金融资本支撑等重重障碍。与此同时,以艺术家个人品牌为号召建立的衍生品更是凤毛麟角。也有部分著名画家尝试把自己的代表作运用到茶具、丝巾、T恤的设计中,但普遍还只是蜻蜓点水式的尝试,通常作为礼物赠予作品收藏者,对艺术衍生品的深入挖掘还远远谈不上。
 
  何为深入挖掘?如何赢得市场和消费者的青睐?许鸿飞认为,艺术衍生品的设计开发应该注重创意与实用性的结合,向社会生活领域渗透,融入人们衣食住行的各个方面。“如果仅仅作为单纯的陈设品和纪念品来开发衍生品,这条路只会越走越窄。”相关市场调查结果印证了他的这一观点:数据显示,70%以上的参观者愿意购买具有实用性的艺术衍生品,而希望购买观赏陈设类的观众不足20%。
 
  从伦敦到都灵,许鸿飞面对媒体,谈的都是“胖女人”的人生哲学和生活智慧:知命乐天、达观从容;到了米兰,他侃侃而谈的却是对时尚的理解和认知。“艺术家没必要过分强调清高,与此同时,清高并不等于清贫。正如大师黄永玉所说的,人们都爱标榜自己‘出淤泥而不染’,其实对艺术家来说,染一下又何妨。”他坦言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就很喜欢时尚奢华的单品,而此次推出艺术衍生品的初心,与他本人一直以来对艺术的愿景是一脉相承的,那就是“艺术必须走出画廊和博物馆,使人们在生活中享受到艺术的乐趣。无论是我的雕塑,还是时尚单品系列,传递的都是快乐生活的理念。”
 
  许鸿飞认为,要让艺术衍生品风靡社会,艺术家本身也应该是生活家。国外的艺术家,常常能将艺术和生活融合到一起,因此开创出具有审美价值和收藏价值的衍生品。内地的艺术家大多只为艺术而艺术,没将生活融进作品,也没有将艺术融进生活,生活与艺术割裂开来,因此很难带动起一种生活、时尚的潮流。如果中国的艺术家都很有生活气息,很有个人品味,肯定会将更多时间投入到艺术衍生品的开拓中,做出有创意的产品。
 
  事实上,艺术家与时尚品牌的合作早已有之。如毕加索与香奈儿的携手,LV与草间弥生的合作等,时尚品牌有了天才艺术家的参与设计,品牌价值得到了升华。
 
  “并非所有的作品都具备可衍生性”
 
  可以用于衍生的作品必定具有公认的经典性。消费者是带着对原作的特定感情来购买衍生品的,可以说,只有经典作品才更有转化的可能。像英国国家美术馆收藏的梵高作品《向日葵》,就被广泛运用于茶杯、雨伞、旅行袋或服装上,人们是怀着对该作品的敬仰、喜爱来购买其衍生品的。
 
  许鸿飞认为,只有艺术家的作品已经获得了较高的知名度,拥有广泛的社会接受面,这样带出来的衍生品才能被普遍认可,并逐步走向产业化。“如果艺术家没任何名气,即使衍生品用土豪金来做,估计也很难产生什么影响。”
 
  真正的衍生品必须以原作为依托又别开生面,在设计上达到一定的高度,并配以完美的工艺。“有的雕塑家将原作缩小了批量卖,以为这就是艺术衍生品,实际上是误入歧途。本来雕塑作品十件以内都是原作,现在满街都是小复制品,那不是自己冲击自己吗?”
 
  而雕塑和绘画、音乐一样,可以跨越东西方文化差异和障碍,在举办世界巡展的过程中,许鸿飞不止一次看到,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在一个个肥圆可爱的“肥女人”面前都会忍俊不禁、宛然一笑,他认为以“肥女人”为主要设计元素的丝巾、眼镜、香水等时尚消费品也具有这个传播特质,不需要解说,不需要诠释,只要与人们的文化理念产生对接,同时迎合了人们的审美预期,也就具备打动人心的力量。
 
  但凡创新,总伴随着种种争议,对此许鸿飞一直很坦然:“我做事的原则是:只要有机会,我就向前走,朝外走,而且能走多远走多远。很多人问我,我做世界巡回展、我做艺术衍生品投入巨大,但回报能有多大?什么时候才有回报?对这个问题,我并不去多想。如果每做一件事之前都想着要有回报,那就没办法去做事,也根本不会有回报。”
 
  对于此次发布的艺术衍生品,许鸿飞称并没有指望在短时间内产生什么效益和市场回报,也未有明确的市场推广时间表,“但我在做之前没有做过的事情,做我真正感兴趣的事情,这已经足够了。”
    相关热词搜索:许鸿飞 胖女人 带回家

上一篇:雕塑家潘鹤:真善美是我一生的创作动力
下一篇:沙雕和石雕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