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首页 > 雕刻工艺 > 正文

沉香雕塑之美:空灵澄澈素心知音
2014-08-05 11:12:26   来源:《文物天地》   点击:

人类对香料认识,必是出自驱除蚊虫、野兽等等生物需求,远非现今所追求的那等完美,更是言语不到养生怡情的了。后意识到此物神奇,便将自家对于天地之敬畏祈望,借了此香火烟云,上达天庭,以敬天帝。下及土地,以纪万物。

2918 近代文莱沉香如意牌 高6厘米 约12克 13.8万元 2014年北京翰海春拍
2918 近代文莱沉香如意牌 高6厘米 约12克 13.8万元 2014年北京翰海春拍 

2919 近代 达拉干沉水沉香岁岁平安牌 高6厘米 约14.9克 12.65万元 2014年北京翰海春拍
2919 近代 达拉干沉水沉香岁岁平安牌 高6厘米 约14.9克 12.65万元 2014年北京翰海春拍 

2921 近代马来 八分沉沉香龙牌 高6.5厘米 约30克 32.2万元 2014年北京翰海春拍
2921 近代马来 八分沉沉香龙牌 高6.5厘米 约30克 32.2万元 2014年北京翰海春拍
 
  人类对香料认识,必是出自驱除蚊虫、野兽等等生物需求,远非现今所追求的那等完美,更是言语不到养生怡情的了。后意识到此物神奇,便将自家对于天地之敬畏祈望,借了此香火烟云,上达天庭,以敬天帝。下及土地,以纪万物。由是,香料便成就了香火,以至于后世将人类之传承,亦呼之为“香火传承”了。甚至于连尧帝禅位给舜帝时节,也需绵延十二里“柴燔升烟”(《尚书。礼记》),将那松柏藜蒿等气味刺激植物,统统燃烧起来,以敬天祭地,以禅位传承。
 
  国人用香,与西方人迥然不同,实在是极为繁复与高贵的多了。
 
  近年,国人的沉香认知,是一个值得反思的问题。随着盛世中国的富有,人们对传统文化之追求,对于高尚生活之向往,商业大潮袭卷奢华,极为稀缺的沉香涌入富裕阶层,人们鼓起来的钱袋子洒向高享,动辄万儿八千的一掷千金,在燃烧着木炭的香炉里,用火筷子夹上一小块水沉香,但见浓烟骤起,奇香扑鼻,满室浪漫,似此等情状,富有的大玩家们称之为:“翻江倒海”。如今世风奢靡,奢华之极致,恐亘古未有。每泡沉烟,将万余银钱化为乌有。这正是:一缕沉烟上九重,几许余香比平民?
 
  固然,沉香与诸多香料,历来便以燃烧冒烟、散发香气之形态用于祭祀,亦用于去除异味、驱赶蚊虫、调节环境、增情撩绪等功用。香料的医用功效,也日益重视,收录于《金匮要略》《本草纲目》等医学经典著作。
 
  以沉香或沉香木雕塑,见于明代,如笔筒、佛像、如意等用器,清代还用于随身悬挂戒牌、朝珠、手串等。因香料稀缺,至今寻来,没有看到几件美器。
 
  雕塑的诞生
 
  最初的“雕”是在成堆造型的泥巴上减去多余的部分,是做减法运动。“塑”是将泥巴往造型上添加,做的是加法。雕、刻、塑三种动作,皆为立体艺术品造形之过程,是人的动作,是加和减的动作过程,是雕刻和塑造两种创制方法的总称。
 
  人类诞生有许多神话、传说,唯中国人的传说与雕塑相关:人类初始,天塌下来了,女娲采集五方(东、南、西、北、中)之五色石,合冶同炼,以补苍天。其后,又以水代表女性,以土代表男性,水土相合之后,分别塑造男女为人形,待得七日之后,造人成功,华夏民族世世代代便如此传下来了。
 
  无论出于嬉戏、崇拜、实用、审美种种目的,人类以朴素的材料塑造了神、人、佛、动植物等等造像,从来就没有突破源于自身和自然界的原型,从来就没有突破源于前者的想象衍生,从来就没有突破人类自身的审美范畴。
 
  即便抽象、荒诞、野兽派诸多极端的艺术模式,艺术创作也是基于人类社会的认知。回顾人类发展史,一切都来源于自然和人类对于自然的认知,人类无法突破和超越自然。作为生活与审美的雕塑,也必须在此等法则与范畴之中运筹提升,哪怕他是所谓的天才。在人类不确定事物变化元素之中,在既定的自然范畴之中,人的发现,人的知识、人的经历、人的环境、人的天赋、人的勤奋、人的胸怀、人的境界、人的总合能力等等,决定了其艺术作品的高下伯仲。中国古代的鲁班,欧洲的米开朗琪罗等等艺术家,都是特定时期与环境之成果。纵观古今中外的艺术品,大凡传承下来的基本上都是精华,是民族的文明承载物。至于那些丑陋的东西,几乎淘汰殆尽。
 
  关于雕塑
 
  中国,乃至东方雕塑,有着甚是温软含蓄的亚洲情调,农耕文明的含蓄与朴实,忍辱负重的实际生存方式,使得艺术品的造型与线条少许的圆融,断续的想象与包容,使得创造的人物与自然负着太多的内敛,远不似西方的直白与硬朗。
 
  在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时期的雕塑脉络间。初期为在没有形成完整的宗教期间,人类以崇拜自然为主,于今留存的各类图腾诸像,形象极其夸张,色彩极其单调与浓烈,技法极其简洁明快,面部情绪极其凶悍,揭示了人类早期对自然的崇敬与恐惧。留存于江南楚地(今湖南、湖北、云贵、福建居多)的“傩戏面具”,海南黎族山寨的木石图腾立柱,武夷山的仙女岩、元阳石等男女生殖器的崇拜,便是极为生动的活化石。此等情状,在中国,在世界上许多交通闭塞的悠久民族居第,多有遗存。《山海经》亦有文、图画描述。此等相对原始的艺术状态,在人类未形成有序、有法的状态时期,大都如此。
 
  宗教使得中国的雕塑艺术迈进全新的艺术时代。诞生于东汉时期的道教,通过对商周以降的文化梳理,建立了自家的宗教理论,这种突破和升华,也是对汉代以前中华文明的部分总结。武当山、龙虎山、青城山、崆峒山这道教“四大名山”的雕塑,以“玉皇大帝”统帅的仙界,有诸神千余;以“王母娘娘”统领瑶池后宫的仙女,又有数百佳丽。形态各异的造像,皆以人间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为蓝本,民间的工匠傾其才气,竭力创造,极尽奢华高贵,呈现给中国、乃至全世界一体完整的天上人间。此等众多的群体雕塑和壁画,还可以在五岳之尊的泰山、崂山,福建三清山,陕西白云山,山西芮城等地的宫观殿堂去观瞻。
 
  也是在东汉,佛教东传,且以低调普及的平民姿态切入日常生活,逐步影响和渗入统治阶层,三两百年间就超过本土的道教风势,以致晚唐诗人杜牧发出“多少楼台烟雨中”之叹。四百八十座寺院,得供奉着多少尊圣神庄严的佛像?当然,此等造像,大多是木、泥加上苎麻、麻刀、彩漆之作。
 
  在唐代,法门寺地宫,三十年为皇家开启一回,以接引佛舍利到长安皇宫供奉,从扶风沿途百余里倒长安,数月笙歌飘幡,香火绵延,人们一路顶礼膜拜,折射着佛教在中土的鼎盛。
 
  丝绸之路沿线,到处都看到行走的僧人,到处都看到石窟与壁画,天上、人间、佛界、地狱的诸多形象无不体现,人物、自然、鸟兽鱼虫、奇珍异花无所不包,以甘肃麦积山石窟和敦煌石窟的雕塑与壁画、山西大同的云冈石窟、河南洛阳的龙门石窟最为精彩。丝绸之路附近的阿富汗,也有两座30多米至50多米高的巴比扬大佛,惜13年前毁于塔利班的大炮。中晚唐时代,佛教益发兴盛,佛的形象更为高大堂皇。
 
  印度人对视觉艺术的探索应是三维的,其雕塑是创造概括,形体是立体,有种厚重感。在中国,中国人和中国文化在赋予了佛教圣神庄严,升华了造像的雍容华贵,使其更具居高临下以普度众生的最高境界。工匠们以其聪明才智,塑造了诸多佛像,升华了佛法境界,使得佛法的传播深入人心。如今,相对集中且体系完整的佛教造像,以文殊菩萨道场的五台山、观音菩萨道场的普陀山、普贤菩萨道场的峨眉山、地藏菩萨道场的九华山为最。除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和后周世宗四次灭佛及新中国的“文革”等短期外,彻底中国化的佛教传承千载。今日,佛教再次成为中国传统文化复兴的重要力量。
 
  “鸦片战争”以降,西方文明进入中国,民国时期出现了刘海粟、林风眠、徐悲鸿、齐白石等等一批艺术大师。因平面艺术便于习传,油画传播相对迅速。而作为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雕塑,至今依然不能成就气候。而在中国的传统建筑中,宫殿门楼,寺院道观,祠堂牌坊,雕塑无处不在;福建的东阳、莆田等地的木雕,更是木雕之最。
 
  欧洲的古典雕塑也以图腾、魔法和宗教题材为主,深受希腊神话、基督教和罗马雕塑熏陶。经历文艺复兴洗礼,始追求个性解放和世俗化。在玛雅等美洲文明中,雕塑是沟通神与人的媒介,也是中美洲文明的最高形式。非洲的雕塑艺术多为木质的浮雕、圆雕,内容丰富,形式多样,装饰性夸张艳丽,极富感染力;而古埃及的雕塑,则是与建筑的完美结合,宏伟博大的史诗式张扬,既保持了浮雕为建筑的平面性,体积与绘画形式的线的组合,凸显了一种新奇的苍古境界。
 
  随着人类社会之变化发展,任何区域、任何民族,都在同一个信息时代前进,国家、民族、文化、个人都在各自的坐标间交流,在融合之中发展壮大。人类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统统都会有一个全新的境界。设若中国的艺术家不断汲取与创新,中国的雕塑必会比肩西方。
 
  雕塑思辨
 
  中国艺术唯心成分多些,即便立足客观环境,也总要赋予描摹对象一些自家的义理,且以此为豪。
 
  在这方面,雕塑是难得糊涂的,力求形神兼备,尤其佛像的眼睛与开脸、手足的形神。如此,才能令人们看得懂,爱得起,或收藏,或投资。如福建莆田的木雕师李凤强的檀香木雕《瑶池集庆》,长1800厘米,雕琢人物116人。运用国画之散点透视原理,审材使刃,谋篇布局,娴熟的发挥浮雕、圆雕、镂空雕、薄意雕等诸多技法之优点,赋予了传统神话故事新的生命力。同样是线条,却将近景的海水与远景的祥云,处理的行云流水,浪漫飘逸。足以超过“建画”功夫的瑶台之上,西王母无上高贵的庄严慈悲像,接受着天罗星煞们的虔诚朝拜,尽呈大千气象。
 
  “有心则灵”是艺术家创作的重要因素,必须有深厚的文化积淀,且能调动全部学识,才能够借助于高超的技艺创就佳品。纯粹技术的炫耀,即便工龄再久,作品再多,充其量也不过是工匠罢了。
 
  从魏晋玄学开始,一个极其困扰的哲学命题,令千百年来的工匠们无已突破;有与无,多与少,繁与简。细细思量,我不禁为前人的审美学说纠结。王弻在《论语释疑》中曰:“尽意莫若象,尽象莫若言”,“大象无形,大音稀声”。此种境界,古来崇尚。可到底多少笔墨刀法“若象”?究竟取舍多少尺寸“若言”?目下所见的艺术品,又有多少众口一词的褒贬呢?至于个人喜好,择其繁简,自是各家的好恶罢了。这种意在言外,大象无形的哲学思想,对中国艺术精神影响至深。
 
  苏轼云“欲令诗语妙,无厌空且静;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静。”流畅空灵、若虚若幻,似乎成为传统美学的至高境界。试问,古今中外的哲人、艺术家能把这个尺度拿捏到何种尺度?作为人类生活思想创作的高级产物,必须要以一定的具象、载体,用以承担如此玄妙的崇高标准?李凤强的沉香雕《侯门多福寿》、老山檀香雕《渡世三十三观音》《大悲咒》《三宝法会》等作品,神态各异,仙姿庄严,气韵非凡,诸多刀法与技艺纷呈交错,人物与自然、人物与人物之间并蒂交融,主次鲜明,无不张扬着艺术家雕刻技艺的精粹。无数尊造像无一重复,无一例外的围绕普渡主体,相得益彰,似此等情状与境界,又当如何取舍?
 
  艺术家若缺乏灵感,永无精品佳作。公孙大娘舞剑,全凭斗酒出彩;李白斗酒诗百篇;张旭斗酒,狂舞笔墨,终成狂草大家。如此等等绝非仅凭酒力,实是艺术家平生的学养与功底所致。雕刻若不走心,作品不过是匠作。
 
  禅是中国人接触大乘教义时的觉悟,从而感悟到自家心灵的灿烂,逐步领悟到哲学的辩证心语,经历长久的艺术实践之后,逐步迈向艺术殿堂的至高境界。至于雕塑作品的成就,其整个过程是艺术家心灵的历练,是天人合一的实践结果。
 
  “舍利佛言:‘威神在何所?’如来曰:‘亦不在像中,亦不离于像。’”法身之外有佛,且化身诸多,为了芸芸众生需求之迁就,一个“应”字,深深道出了佛经的普度蕴意,此等悲悯感的俯就,传达至现实,自然要创造或选择最为完美之载体,承担了这一责任的表面上看去是佛像艺术品,可又有谁人去关爱那些从来就默默无闻的工匠们?
 
  东晋的慧远法师在《佛影铭》曰:“神道无方,触像而寄”,“无方”的“神道”必须借助佛像表现,在信众心中,造像绝不是一尊尊目无表情的雕塑,而是具有灵性的活体,是神佛的真身与替身,“信众需要这个替身,用以激起、唤醒他们对未知的寄托。古往今来的寺院中,无数形态各异的造像,给人们传达了世世代代佛的真谛,佛教对于生活一切无常的看法,使得李氏凤强先生之雕塑技法,不断地丰富提升,将自家之宗教情怀转化为审美意趣,将人间的悲欢离合、诸多欲望们,引向永恒之太和,导向圆融境界的自在无碍。
 
  佛并不虚空,且无论何样材质,诸如玉、金、银、铜、铁、石、泥、木、等等,任人选用,所有的佛之造像,无论何样之尊者,在信徒的跪拜之上,拜佛者们都沉浸于自家的聪明、迷惘之中。最初源流中的印度佛教艺术,佛陀本身的形象依稀相近,佛教本体之中,佛已经完全自足,并不需要通过“普度众生”去实现自身价值,游方众僧却要去努力实现自身之修行价值。其实,佛就在我们心中。佛曰:心即佛,佛即心。我们礼拜佛教佛像,就是要借助佛像来唤醒自己,佛教造像传达着佛教教义,受众通过此感受,获得佛之悲悯之心,以拯救自家的失落的心性与茫然。
 
  艺术家的可贵就在于此,不仅要佛像形神皆备,气韵生动,还要超凡入圣,传达佛教的光明威德、慈悲了悟,如此一来,匠作们是何等的不易?
 
  我们面对佛像美好的微笑时,静谧平和,兴盛向往。滚滚红尘,世态庸俗,生活是如此的熙熙攘攘,唯可以是自己的微笑,才是快乐的。佛教不是弃世的宗教,它既不是远离尘世的苦修,也不是万千寂灭的枯槁,而是具足人间情怀的悲悯,启发民众放下虚妄与执着,达致心无挂碍得大自在。佛要入世,而不出世,无论是金刚怒目,还是菩萨低眉,无论是威仪严像,还是慈悲爱相,都是行菩萨心肠,都要能使人一见敬仰,以传达佛教的庄严心法为最高境界。
 
  优秀的木雕佛像,都增加作品的意蕴气象,融合传统文化和雕塑技艺,吸取中国传统雕像营养,又不屈从固定的形式传承,而是明本心,明自性,创造能表达艺术家独特的感受,无论外型,恣意赋形,简素空灵,概括彼佛,展现宏达诸多风范,力图在错综有序的空间中,体现繁而不乱的艺术特征。这在李凤强的沉香和沉香木作品中,多有表现。从整体看,寓人物于恢弘的空间感中,以有限空间展现无尽的深远意境,呈现空灵宁静,达到静穆盎然。纵观北魏、唐宋、金辽之风,还是云岗、龙门、大足及藏地之佛像仪态,巧妙再现,有铁琵铜琶之昂扬,有管弦丝竹之婉约,既有曹衣带水之飘逸灵动,又有祥和睿智之圆融静穆,凡此种种,都须在技法上得以突破,从世俗中撷取圣洁,由意态而达形象,化情起性,直入本心。创作的过程也是心灵涤荡的过程,在艺术家在物我两忘之间,法度自成,凡圣融摄,自在无碍,静穆境界之中。自净其心,竭力创制,追求完美,于方寸之间可现莲界,可达心性。
 
  沉香木作品,散发着清芷之香,透着露华之鲜,具有无烟火之气,似俗无尘之骨及淡逸空灵之味,能表现出佛像特有的“静气”和“禅味”,使人心胜欢喜,空灵澄澈,素心知音。于心旷神怡、静默观想之中达于正定。真正的艺术者知道如何让自己的作品发声,让观者在凝神之际,有如感同深受,暗通款曲,泉涌意向,便会知晓其中真意了。沉香之香,最是能息心凝神,直入丹田,以其清、静、和、寂,让人呼吸缓慢,进入思虑皆消的甜静状态。台湾香学前辈刘良佑的香学会典中,以“忽”“清凝”“疏荡”形容香气,谓得其意。沉香之殊胜品质,最通佛性。《楞严经》载,香严童子就以闻沉香、观香气出入无常而悟道。香严童子言:“我闻如来教我缔观诸有为相,我时辞佛,宴晦清斋,见诸比丘沉水香,香气寂然来入鼻中,我观此气,非木非空,非烟非或,来无所从,由是意销,发明无漏。”人们独自清修,清静无为。点燃沉水香,香气寂无声,此等阵阵香气,非木,非虚空,非烟,非火焰。飘去也执着,来时也执着,艺术家的意识也和香气同,想必李凤强先生于创作之际,亦必定是消亡清净,证得无漏,始成大作。
 
  回首上下五千年,我们应重新审视沉香等香料了,与其祭祀、熏香将资财烧掉,何如烧掉散碎之香,将那成料用作雕塑,于文化传承、审美添趣、保护资源、有利环保云云,岂不更好?
    相关热词搜索:沉香 雕塑 之美

上一篇:意大利城市雕塑:诞生易立足难
下一篇:牙雕传人用一根象牙雕出57层象牙球 花费30年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